公告版位
靈羽個人的置頂文通常是自己的主打文,所以亦也不全然是最新發表的,如欲賞新文,請參照左手邊『最新文章』欄位觀看 同時也歡迎喜愛歷史、武俠小說的朋友前來賞文。 近日甚忙,所以訪客請留個言,哪怕是一句:「你好嗎?」好讓我得知你【妳】的存在,感謝^^

 

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第十一回  怒火難抑

 

急奔入門的謝凝雪將她那雪白的玉腕輕舉,頓時一隻翠綠奪目的玉鐲亦也隨之乍現,當梁百與趙賢見到這隻玉鐲後,兩人的雙眼均湧出一絲貪婪的精光。

趙賢咽了口唾沫後道:「梁百哥,我說的就是這個玉鐲,你看這個寶貝如何?若拿去典當的話,應該能值不少錢。」

趙賢語畢便驅身向前,五指齊伸地一把扯下了謝凝雪皓腕上的玉鐲,只見拿到玉鐲後的他將玉鐲捧在掌心中,其雙眼掠過一絲令人作嘔的神色,就好像這只玉鐲是他的情人般地令人憎惡。

「我覺得這個倒更值錢,你看看,多美呀,只可惜還不夠成熟,不過這個倒沒關係,大爺我今晚且將就用一下,包管明天讓這個小姑娘變成個貨真價實的女人。」

梁百舉步上前,右指輕輕托起謝凝雪的下巴,一對眼睛不停地在她那柔弱的纖細嬌軀上下遊走一番後,便一臉淫穢的對著趙賢說道。

豈知趙賢竟面有難色的說道:「梁百哥,不是拿了鐲子就好的嗎?」

「有個天大的便宜給你,你還不懂得用呀,算了,原本我還打算快活完後,便讓你接手的,既然你不領情,這下倒省了,那這姑娘今晚就歸我了!」

在謝萬里與謝凝雪的求饒聲中,梁百那隻粗厚的手掌硬是握住了謝凝雪那如

羊脂般滑溜的皓腕後,便目光灼灼地直視著謝凝雪獰笑道。

    「你這個老媽跟野狗生的雜種!還不快點給我放開雪兒!」

驀地一聲暴喝聲自門外響起,這聲響宛若平空響了聲霹靂,霎時充斥著這整個偌大的廳堂。

不知何時,關定飛那壯偉的身軀已經走進大廳,只見雙拳緊握的他,雙眼暴射出濃厚殺意地緊盯著梁百。

秦不通經常勸戒自己,除了葉破虎與葛君亭外,最好不要跟任何人動手腳,而關定飛亦也遵循其教誨,所以在平日裡他都極力地克制自己的性子,能不動怒,就不動怒。

但不知為何?當關定飛一見到謝凝雪被人這麼的羞辱,他卻再也難抑心中的怒火,為什麼他現下會這樣的盛怒,關於這點,恐怕連關定飛自己也說不上來。

「只要不跟人動手動腳就可以了吧!秦大叔。」

只見怒不可遏的關定飛,口中說著一句令人摸不清頭緒的話後,便舉步朝向梁百走近。

「你算什麼東西,敢來惹火老子我,你就那麼想死嗎?那老子就成全你!」

待關定飛行至眼前時,梁百的一對雙目頓時兇光大盛,他暴喝一聲,右拳伴隨著前傾的身子而揚起,一股挾帶著呼呼勁風的威猛拳頭頓時朝著關定飛的門面擊去。

而令人意外的是,面對這威猛的一拳,關定飛像是老僧入定般地全然無懼。

待這拳頭僅離臉龐三寸時,關定飛一雙如鷹隼般的雙眼驟然地神光大盛,他身子頓時像尾刁鑽的泥鰍往下一滑,下滑後的他旋即一蹬腳,使得原本下滑的身子頓時驟昇。

就在一陣刺耳的骨頭爆裂聲響起後,只見關定飛那驟然而昇的左肩精準無誤的頂中梁百那粗壯的猿臂,而這一頂,亦也讓梁百的右臂應聲而斷。

「我…我的手!我的手!」

望著自己扭曲的右臂,梁百的臉龐霎時蒙上一層死灰,額上佈滿豆大的汗滴的他,不可置信地悽厲狂吼著。

「死胖子,接下來就換你了!」

關定飛身形如電地將滿臉死灰的梁百給撞出門外後,便猶如勾魂使者般地朝著趙賢緩緩走近。

「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這位小哥還請饒過我一命吶!」

趙賢見狀後,一臉慘白,全身顫抖個不停,只見恐懼爬滿全身的他,連忙地對著關定飛不停的求饒道。

「我沒說要你的命啊!就連剛才我也沒殺人啊!那隻畜牲也不過是被我給打殘了罷了!」

神情漠然的關定飛語畢,雙腳一彈,便朝著趙賢撲去。

「定飛哥,請不要對阿賢哥動手,你誤會他了,他是個好人!」

就在關定飛身形甫定之際,驀地一句清脆的求情聲傳入了關定飛的耳裡,令關定飛大感詫異的是,這個求情聲不是別人,竟然是謝凝雪。

「好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就在關定飛思索這些事情的時候,突然感到雙膝一軟,健壯的虎軀不由自主地往前直傾,接著整個人便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雪兒妹妹,拿妳的玉鐲實在是逼不得已的啊!」

關定飛在失去意識之前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便是趙賢這句語帶哽咽的懺悔聲……

 

一輪明月正高懸於蒼穹頂處,光耀千里的它,令圍在身旁的點點星光都不禁黯然失色。

一陣陣沁涼的夜風吹拂著大地,在這萬籟俱寂的時刻,亦也是個極易入眠的寧靜時刻。

然而在這片遼闊的壯麗夜空之下,居然還有人尚未就寢,那個仍未就寢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秦不通。

「定飛怎麼會到現在都還未回來,這小子的身法不可能這麼慢,莫不成是出了什麼事了?」

只見他那宛若雄獅般的健壯身形猶如夜空所劃過的流星般,在城郊外的寬闊官道上狂奔不息,在一陣喃喃自語聲中,他那炯炯有神的雙目此刻正掠過一絲不安。

「該死!城門關上了!」

身似奔雷的秦不通沒多久便趕到了城門前,但眼見厚重的城門此刻正牢牢緊閉著,秦不通在低喝聲中雙腳一踏,如獅般地壯闊身形頓時拔起五丈,騰高五丈的他不假思索地急施右掌順勢貼上石牆,待其身形即欲落下之際,左掌倏地往石牆一擊,一股猛烈的掌罡頓時讓秦不通的身形再拔高兩丈。

藉由這股掌力,登時讓秦不通輕易地躍上城垛,而雙腳一踏進城垛內的他,眼見兩旁的士兵正打著瞌睡,在一陣的暗笑聲中,其壯闊的身形則恍若幽靈般無聲無息的躍進城裡……

 

「定飛哥!你沒事吧!快醒醒呀!」

在一片狼藉的凌亂廳堂中,只見平躺於石版地上的關定飛,其面容泛起一絲宛若死亡般的慘白,謝凝雪見狀後,一對玉手緊握著他的虎掌,不停地拉著他的猿臂失聲叫喚道。

「爹爹,您說定飛哥他會不會有事?」

眼見謝萬里一臉無奈,謝凝雪原本隱於眼眶的淚水剎那間便流滿了兩頰,梨花帶雨的她顧不得身旁尚有父親,逕自地將一張俏臉給埋進了關定飛那厚實寬闊的胸膛上。

「雪兒,妳別這樣嘛!這位小兄弟還有心跳呢!」

若是還看不出謝凝雪的心意,那謝萬里豈不是白活了這麼多年,只見他輕拉謝凝雪一把,指著關定飛左胸慈愛地說道。

「真的耶!爹,定飛哥的心在跳動著呢!」

望著關定飛那起伏不停的左胸口,謝凝雪玉指輕撥兩眸的清淚後,破啼為笑的對著謝萬里說道。

「所以雪兒啊!妳就別太擔心了。」

謝萬里一邊安慰著女兒,一邊連忙的將半掩的大門給緊閉,生怕鄰居們見到兩人親暱的模樣,更怕鄰居知道關定飛方才打殘了個玄鷹莊眾。

而且這人還是威武堂中名列第五好手的梁百。

但隔岸觀火是人的特性,所以每當廣源居受到玄鷹莊的騷擾時,這些個鄰居往往只會縮在自家中探頭觀看熱鬧,等到風平浪靜之時,才會起個身,表現出個人情。

所以在隱暗的燭光之下,鄰居們只能隱約的見到一個人自廣源居中飛出,接著便是另一個人狼狽地將飛出倒地的人給攙扶離去。

「可是爹,定飛哥他的心雖有在跳,可是卻沒什麼呼氣呀!」

當謝凝雪將那春蔥小指貼上關定飛的鼻翼後,卻發現到他氣息十分地微弱後,原本杏目生輝的她旋即神色一黯地悽然道。

「掌櫃在嗎?我來跟你們要個人,有個叫關定飛的小夥子在貴店嗎?」

就在父女倆一籌莫展之際,驀地一句渾厚的嗓音,伴隨著急驟的叩門聲自門外響起……

 

 

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書封製作:雁情

 

近來沒空上格,還請各位格友包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靈羽 的頭像
靈羽

三國小宇宙

靈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monica
  • 其實我也不好意思啊
    ˋ沒有能馬上來你格子
    你是最近才開始又寫格吧
    因為我看你的臉書動態也是前一陣子才有新的動靜
    總之~能兩邊同步就很棒了
    夜深
    好夢
  • 悄悄話
  • 沐恩
  • 素隨
    素隨暗算定非!
    (還是定非自己氣急攻心 (大霧
  • Ponylite的心世界
  • 嗯~~不太記得
    這麼健壯的人
    會忽然軟下去
    是天生隱疾??
  • monica
  • 有預計這一系列打算寫幾回嗎??
    玉環加上慾望的組合是很有小說張力的
    好文都是需要時間磨出來ˊ的
    誠心祝你文思泉湧了
  • monica
  • 第12回咧??
    來催稿了~~別讓人等太久啊
    但是還是別有壓力
    我會常你這晃的^^
  • 悄悄話
  • y666713
  • c7BGFTj3CzZ0J1Rlc奢侈品仿牌,保固說到做到,誠信經營,新款獨家,工廠制作,限量款,拎出來的優雅,丟不了的自信,訂購請加LINE:kk2023,全部商品,貨到付款,黑貓宅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