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靈羽個人的置頂文通常是自己的主打文,所以亦也不全然是最新發表的,如欲賞新文,請參照左手邊『最新文章』欄位觀看 同時也歡迎喜愛歷史、武俠小說的朋友前來賞文。 近日甚忙,所以訪客請留個言,哪怕是一句:「你好嗎?」好讓我得知你【妳】的存在,感謝^^

 

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第十回  景致全非

 

「吶!我說雪兒,我有事想問妳呢!」

關定飛還是耐不住性子的率先打破沉默的輕聲問道,因為沒人比他更清楚且更能體會到生命的無常,所以想到就一定要付諸實行,便是他一貫的處世態度。

「不好意思吶,雪兒是怕定飛哥受傷,所以才…對了!定飛哥你想問什麼事呢?」

謝凝雪在背後輕聲答道,但這時答話的謝凝雪其玉頰仍是一片紅暈,一顆芳心亦隨著關定飛那起落的身形而猛烈地跳動著,此刻的謝凝雪霍然地發覺到,自己其實是很喜歡關定飛的。

當遇到巨虎來襲時,關定飛奮不顧身的掩護自己時,其所顯露出的那陣夷然無懼氣慨實非凡人所及。

再兼之方才在樹群中時,關定飛一馬當先的背負自己進行著危險縱跳之時,他那豪放不羈的雄偉英姿在當時便已經深深地烙印在謝凝雪的芳心裡了。

尤其是方才在與關定飛四目相交之際,謝凝雪更是被他那雙如鷹隼般銳利的眼神給看得心醉神迷。

關定飛一臉不解的問道:「為什麼妳會從城裡跑到我們虎林村的後山的呀?」

「那是因為我爹他老人家病了,為了幫他老人家採些藥草才會上山的,誰知竟會在竹林裡迷了路,直到遇見了定飛哥你……」當謝凝雪說到「定飛哥」之時,她頓時不禁的感到耳根發出一陣灼燒。

關定飛續而問道:「那雪兒妳採到藥草了沒?」

「沒有!」

謝凝雪聞言後,俏臉頹然地答道

關定飛神色焦急地問道:「那大伯病得是否很嚴重?」

「也不是什麼大病啦,只是爹他今回畏到的風寒實在是太嚴重了,雪兒真的不忍見到他這副難過模樣,所以才會獨自上山去的呀!」

這時一陣沁涼如水的夜風朝著謝凝雪迎面拂來,這陣夜風亦也刮起了她那原本垂於兩肩的烏黑長髮,露出一抹微笑的謝凝雪仰起俏臉,盡情的接受著這陣夜風的洗禮。

「這有什麼大不了的,可別看小亭一副屌兒啷噹的模樣,我跟妳說啊,他的爺爺可是個名醫呢,如果缺藥草的話,還請儘管說,小亭他家裡可是推滿了整屋子的藥草呢!不過話說回來,雪兒妳明天還願意來我們村子裡嗎?」

只見身形如飛的關定飛如流星般地越過這片遼闊草原,映入關定飛眼簾的,是一條怖滿黃泥的甬長官道,而在官道上急奔的他,頭也不回的逕自詢問著伏於背上的謝凝雪。

「好呀!好呀!反正飯館的客人早被那些兇神惡煞給嚇光了,雪兒現在有的是時間。」

雀躍萬分的謝凝雪在不經意間說出了這些令關定飛摸不著頭緒的話。

「什麼兇神惡煞?」

關定飛聞言後,猛然一把問道。

「啊!就是那些怎麼趕都趕不走的耗子啊。」

發覺語出不妙的謝凝雪,神色慌亂地連忙解釋道。

「那簡單得很,只要讓阿虎來妳家的飯館不就成了,他這小子啊,專挑耗子吃的,而且是越肥越好那種的。」

關定飛眼見宏偉壯觀的城牆已經遙遙在望,心中放下大石的他不禁開始肆無忌憚地在謝凝雪面前調侃起了葉破虎。

「真的還是假的呀?如果不是定飛哥提起,雪兒還真不知道阿虎哥他愛吃耗子呢!」

關定飛這席話頓時逗得謝凝雪一陣格格嬌笑。

「哈!小虎沒騙我,果然還來得及,這城門還沒關上呢!不過雪兒妹妹,我還是怕妳一人獨行會有危險,不若就讓我陪著妳步行回家吧!」

兩人就在一陣娛悅的歡笑聲中穿越過巨大厚重的拱形城門,而當關定飛雙腳踏進了城門內後,只見他蹲下身子小心翼翼放下謝凝雪的嬌軀,其後便對著她一臉誠懇地說道。

「嗯,雖然說還沒真的到晚上,但雪兒還是有點怕黑,那就煩勞定飛哥了。」

謝凝雪聞言後,芳心暗許的她,還是低垂臻首,欣然地答道。

「這沒什麼啦!這是我應該做的事,只是好久沒進城裡,這感覺挺懷念的。」

當關定飛雙腳踏上這條青石大街之際,一股莫名的熟悉感頓時迎面襲來,他將雙臂枕於頸後,一副悠閒的模樣的緩步喃喃道。

在一輪初昇的姣潔明月下,兩人恍若是對小情侶般地在長街上默默的倂肩而行。

「定飛哥,還請你送雪兒到這便成,剩下的路雪兒認得。」

當兩人至自家長巷前,只見謝凝雪那纖細的身子突然一滯,那對有如秋水般的翦水美眸霎時掠過了一絲恐懼,她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突然語調微慌的婉拒了關定飛隨之入巷。

「幫人幫到底嘛!更何況,我好久都沒來找雪兒了,不知雪兒家裡的飯館還找不找得著呢!如果不認一下地方的話,那我明兒個怎麼找得到妳呀!」

然而關定飛卻不顧謝凝雪的阻撓,他揚聲一笑後,便逕自的邁開大步朝巷內走去,而謝凝雪此刻亦也顧及不了少女的矜持了,只見她頓時將一雙雪白柔荑緊扣住關定飛的左臂。

「定飛哥,真的不用再麻煩你了,所以還請……」

然而關定飛恍若一條力大無窮的巨牛般,單臂便將謝凝雪那纖細的身子給硬生生地拖行了數十尺。

「嘿!雪兒妳到底是怎麼了呀?不過就是把妳送到家門口罷了!難不成妳怕妳爹看見我啊?放心吧!我可是很會躲的,咦!怎麼巷裡頭好像有人在吵架的樣子呀?」

隨著關定飛的漸行漸近,一陣細微的吵雜聲響霎時傳進了關定飛的耳中,好奇心大起的他不禁循著聲響的源頭處走去。

「咦?這不是雪兒妳家嗎?」

沒一會兒,便給關定飛找到了吵雜聲響的源頭處,只見他抬頭一望,一間熟悉的樓宇霍然地映入了關定飛的虎目中。

不過當他見狀後,卻不可置信的睜大雙眼,只因這原本氣派的樓宇現下卻變得殘破不堪,而那半掩的大門裡頭則是傳來了句句叱喝聲。

「喂!我說謝老頭啊!我們堂主已經夠寬厚你的,但你這會費拖得也真夠久的,到底你還想不想做生意啊!」

關定飛將一隻厚實的手掌貼上了謝凝雪的玉唇後,便躡手躡腳地悄然貼近門旁探眼一望,只見飯館大廳中佇立著三個人影,他再仔細一看,只見一個身形矮胖的男子對著眼前一名老者拍桌疾喝。

「趙賢,你鬼吼鬼叫的就能收到會費嗎?都入門這麼久了,怎麼還是沒見你有半點的長進。」

這個被喚做『趙賢』的矮胖男子,其身旁則是站了一個身形魁梧的男子,只見雙手環抱於胸的他突然出口打斷了趙賢的話。

趙賢搔了下頭後,便茫然問道:「梁百哥,那要怎麼做才能達到目的呢?」

「就要像我這樣!」

只見這個名叫『梁百』的魁梧男子雙眼流光一閃後,便弓起右腿高抬於頂,而那高抬的右腿旋即朝著眼前一張方桌直落,眨眼間,一張厚實的木製方桌頓時便給他那直落的右腿給踢裂成兩半。

「謝萬里,今天再不交出銀兩的話,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原來這名老者便是謝凝雪的老父親,『謝萬里』,而只見那梁百右腳甫收,便驅身向前,一把抓住謝萬里的衣領並將其高舉,瞪視謝萬里的他,雙眼閃過一絲微淡的殺意。

「這位大爺啊!並不是我不交,而是根本沒錢交的啊!」被提舉而起的謝萬里一臉惶恐的求饒道。

趙賢忽道:「我要是沒記錯的話,你家不是還有個值錢的寶貝?」

謝萬里一臉驚疑地搖頭道:「沒有哇,我這裡值錢的東西早都被你們給拿光了,現在還哪來的值錢寶貝?」

趙賢那肥胖的大臉閃過一絲貪婪地神色道:「你家閨女手上戴的那隻玉鐲應該能值不少錢的吧!」

謝萬里一臉惶恐道:「那隻玉鐲賣不得,這位大爺,我求你了,能否再寬限個幾天?」

「給我住嘴!現在做主的可是本大爺,快說!你家的閨女現在人在哪?」

梁百順勢重重地甩了謝萬里一個耳光後,大聲的叱問道。

「這個王八蛋!」

躲在門外目賭到一切的關定飛虎軀抖動不停,只見他一雙銳利的雙眼暴射出熊熊火光,一對拳頭頓時握得格格直響後,猛一咬牙便欲軀身入門。

「玉鐲在這兒,還請這位大爺放過我爹爹好嗎。」

然而謝凝雪那夾著一股香風的纖細嬌弱身影卻先早了關定飛一步入內……

 

待續第十一回  怒火難抑

 

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書封製作:雁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靈羽 的頭像
靈羽

三國小宇宙

靈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琥珀
  • 終於把第四回的故事連接起來了
    真的是隔了好久哦.....

    難得琥珀在靈羽這裡坐沙發閱讀耶....^^
  • Ponylite的心世界
  • 嗯~~古代恃強凌弱
    事件層出不窮
    百姓想要安居樂業
    真要有好官啊
  • 時間的河
  • 關定飛熱骨俠腸的性格,明顯分明.
    貫穿整個故事情節,寫的真好ㄚ.
    早安 靈兄
  • 沐恩
  • 這趟回家
    走了一年多啊XDD
  • 因為他們在途中遇見了『黃色小飛俠』跟『紅衣小女孩』,所以在原地踏步踏了一年多XD

    靈羽 於 2016/04/06 04:15 回覆

  • 悄悄話
  • monica
  • 古人會愛吃耗子嗎??
    那是否是田鼠呀??
    不好意思回訪的晚
    今天才開始進格子^^
    晚安
    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周
  • LaLa

  • 看來將又掀起一場腥風雪雨了~
  • 奈奈
  • 這個惡棍 我也想賞他巴掌了
    (好啦 我不敢 還是乖乖躲在牆角
    那 桌子破了不能躲了....

    推16
  • 奈奈
  • 這個惡棍 我也想賞他巴掌了
    (好啦 我不敢 還是乖乖躲在牆角
    那 桌子破了不能躲了....

    推16
  • 悄悄話
  • 大吉
  • 可以一腳把桌子踢裂成兩半
    好腿力
    不知腿疼不疼
  • Rosa
  • 久未造訪,夢德前輩仍創作不懈,讓人敬佩!
    天空目前風雨飄搖人氣低落,小妹只能前來投靠貴邦.......

    小說加上精緻刊頭,更有印行書感了!
  • 寶寶
  • 假日來訪,大俠練功不輟,可敬!
  • 時間的河
  • 久未賞析精彩大作,甚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