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靈羽個人的置頂文通常是自己的主打文,所以亦也不全然是最新發表的,如欲賞新文,請參照左手邊『最新文章』欄位觀看 同時也歡迎喜愛歷史、武俠小說的朋友前來賞文。 近日甚忙,所以訪客請留個言,哪怕是一句:「你好嗎?」好讓我得知你【妳】的存在,感謝^^

 

 

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第九回  莫名情愫

 

夕陽恍如一團巨大的火球,欲往西邊的盡頭沉殞而下,而它的餘輝,霎時也映得半天霓霞一片萬紫千紅。

那火紅如血的夕陽下,一道迅捷如風的身影,正在竹林內不斷地急奔著,而那個迅捷的身影便是關定飛。

只見關定飛並不會因為背後馱負了謝凝雪,其壯偉的身形而有所滯礙,他迅捷如豹的在幾個起落間,便已穿越過這片遼闊無邊的竹林。

當他越過竹林後,映入眼簾的,便是根根高聳挺拔的參天古樹,在餘輝的映照下,根根巨樹更是呈現出一股飽經風霜的滄桑古樸感。

但這群橫亙交錯的根根古樹更是顯得極為險阻難行,然而只見關定飛毫不猶豫地將腳尖一點,其壯偉的身軀頓時拔升丈餘高。

「雪兒妹妹,這裡較難行走,所以還得請妳抓緊我。」

不待謝凝雪的答話,只見身形滯空的他語畢便逕自地一展右臂,朝著眼前一根蒼勁古枝五指萁張的抓掠而至。

而緊握住樹枝的關定飛,只見他右臂微抖,腰臀一晃,健壯的身子頓時如箭般地往前蕩出丈餘外,而飛蕩於空的他,旋即將左臂探出,霎時便攀住了位於左前方的樹枝。

就這樣,關定飛的身形恍若一隻靈活的大猿般,在這鬱鬱蒼篬的古樹群中,藉由其枝幹的間隙,不斷的騰昇縱躍著。

而緊貼在關定飛虎背後的謝凝雪,隨著關定飛身形的乍起驟落間,一顆芳心亦也隨之上下起伏著,她那環抱於關定虎胸膛前的纖細玉臂,似乎也因此而縛得他更緊了。

但不知為何,關定飛這看似危險的攀昇縱跳,卻有股恍若騰雲駕霧般的飄然感,讓謝凝雪心頭霎時湧起一股莫名的新鮮及刺激感。

「定飛哥,你的手腳好靈活呢,你是不是有學過武功呀?」

謝凝雪盡情享受著迎面吹拂而來的陣陣涼風,她將玉唇湊近關定飛的耳際吐氣如蘭地問道。

「這該怎麼說呢?我可沒學過什麼武功,至於我的手腳能像現在這般靈活,這一切還得歸功於秦大叔嚴厲督促我的成果吧!」

關定飛不經意地嗅到謝凝雪那如蘭般的幽香後才驀然驚覺,自己的背後正被她那柔軟的嬌軀緊密的貼合著,關定飛心中頓時湧起一陣難以自制的蝕骨銷魂感,他極力的抑制自己的失態,嘿然乾笑道。

「對了!從剛才在竹林裡就聽到你們提起秦大叔這個人,他是誰呀?」

謝凝雪似乎仍未查覺到關定飛的異樣,只見她神情天真的問道。

「這秦大叔嘛,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更可以說是我的半個爹。」

身形起伏飄飛的關定飛語畢便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笑道……

 

「喂!我說小亭啊,你也看出來小飛想送雪兒妹妹回城啊,可惡!這條大蟲還真重!」

葉破虎一臉吃力的抓著虎屍右後腿拖行著,他轉過頭對著葛君亭問道。

「瞧他一臉發痴相,別說是我,就連瞎子也看出來啦!對了,記得啊,這條大蟲咱們可要二一添作五吶!」

葛君亭亦也滿頭大汗的抓著虎屍左後腿拖行著,氣喘如牛的他仍不忘提醒葉破虎要平分這條巨虎。

夕陽的餘輝將他們兩人的影子拖曳得極長,然而只顧著拖著虎屍的兩人卻渾然不知,一道如山的巨大長影如鬼魅般地自他們兩人的長影當中驟然而現。

葉破虎斜視了葛君亭一下道:「好啦!就屬你小亭最會算。」

葛君亭嘿然笑道:「這下我們兩個可發了。」

「你們兩個算得倒挺精的嘛!快說!我家那個小夥子到哪了?」

驀地一句渾厚的嗓音自兩人身後響起,兩人聞言後,先是一怔,繼而戰戰競競地同時將身子一轉,映入兩人眼簾的,便是那高大魁梧的秦不通,只見他雙手環抱於胸,虎目灼灼的緊盯著二人。

「秦大叔您好啊,您是說小飛呀,聽那小子說在鬧肚子,從剛才就不見了,也不知道他上哪去解決了?」

兩人放下握於虎屍上的手,異口同聲的對著秦不通打哈哈道。

「還再給老子我打馬虎眼,那小子明明就背了個小姑娘下山進城去,難不成他還會邊跑邊方便的吶!」

秦不通聞言後,雙目流光一閃,壯碩的身軀旋即便晃至兩人身前,只見他出手如電的在兩人的頭上各敲了一下。

「好痛!怎麼秦大叔您都知道這些事啊?」

兩人撫著頭,一臉不可置信地齊聲問道。

秦不通雙眼一瞪道:「你們都當我聾了是嗎?這大蟲鬼吼得這麼大聲,連村口外那正在打鐵的老葉都聽到了,我又豈有聽不到之理。」

兩人對著秦不通替關定飛求情道:「那麼秦大叔,您既然都知道一切了,那也應該清楚小飛會這樣做,實在是迫不得已的呀!」

「也罷!都快半年沒出岔子了,想必定飛現下的身體已經能和他相衡了,接著下來,只要試著打開第一層禁元來看看定飛是否夠格與他共衡,但這還得碰運氣,但萬一要是有個閃失,那就……」

只見秦不通轉過身去,背負雙手,發出如細蚊般的輕微語調,喃喃自語著這絲耐人尋味的話。

語畢秦不通旋即轉身沉喝道:「老子我當然不是那種老頑固,只是你們欺騙我這事就不對了,所以你們兩個還得接受一下小小的懲戒才行。」

兩人惶恐的問道:「什麼懲戒啊?秦大叔。」

秦不通比著地上的虎屍一聲奸笑道:「這條大蟲就歸我所有了,唉!咱們村裡的老人家們也需要補補身子了!」

「什麼!」

兩人聞言後,額上青筋猛浮,眼珠似乎要自眼眶冒出般地瞪大雙眼……

 

穿過古樹群木後,迎面而來的,便是一片遼闊無邊的青翠草原,然而一片漆黑霍然地自東而出,只見這片漆黑緊追著直往西沉的落日,且逐漸的吞噬著這無邊的蒼穹。

而這抹鋪天蓋地的黑,亦也讓原本翠綠的草兒頓時黯然失色。

失去了根根巨樹的阻礙,相形之下,關定飛的身形更加地迅捷,只見在草原上急奔不息的他,恍若一陣猛烈的疾風。

「定飛哥,你真的好厲害呢,才一下子就快到城裡了。」

伏在關定飛虎背上的謝凝雪語畢後,這才驚覺到自己的一對玉腕正牢牢地緊扣著他那厚實的前胸上。

她玉頰微燙的將皓腕微鬆,但一想到現下自己的一對尚未發育完全的小圓胸竟和關定飛那虎背貼合得緊密無間時,她那吹彈可破的秀麗臉蛋霎時便羞紅得像串晶瑩剔透的糖葫蘆一般。

念及此處,謝凝雪頓時將嬌軀往後微仰,畢竟她除了在撒嬌時會在背後抱著父親外,就再也沒有跟任何一個男子做這麼親暱的舉動了。

但今天竟會和身前那關定飛兩度的身體相貼,一次是在後山竹林,另一次則是在此刻。

想著想著,她真恨為何眼前沒有一個可供她能鑽下去的地洞。

「對了,我一直有件事情想問雪兒妹妹妳呢!」

身形急展的關定飛只專注於趕路一事上,他哪裡會察覺到後方的謝凝雪現下的異狀,只見雙腳齊施的他突然的回頭問道。

但他這一回頭,其銳利有神的雙眼卻恰巧的與謝凝雪那有若盈盈秋水的深邃明眸相對,就在兩人四目相交之際,兩人彷彿心有靈犀般地相互劇震了一下,那種劇震就恍如心窩如遭雷殛般的震撼。

「定飛哥,請你專心的趕路,這樣子轉頭說話很危險的!」

謝凝雪在一陣心慌意亂中,將那如羊脂般柔滑的小手摸上了關定飛的臉龐上後,施力將他的頭給撐回前方,慌亂的她只能藉由輕叱聲來掩飾自己窘態。

但這麼一來卻讓謝凝雪暗叫不妙,自己除了跟關定飛緊密廝磨外,竟然還摸了他的臉,此舉頓時也讓謝凝雪羞到了極點,手足無措之下的她也只能無奈的選擇了沉默。

就這樣,一輪明月逐漸的高升,而在明月底下趕路的兩人,彼此之間卻始終不發一語的保持著沉默著……

 

                                                                        待續    第十回  景致全非

 

後記:失蹤的一年

 

這是個人在去年登船海釣時所發生的異事,

 

話說當時立於船頭甲板的我,眼望這片晴空萬里,風平浪靜的無垠海景,霍地,一道似血如茶般的紫色輝芒映入眼簾。

 

沒來得及反應,我便頓時被這抹突如其來的紫光所侵蝕,等回過神後,這才驚覺,我已身處在一年後的世界。

 

(嗯,用這個當拖稿理由,不知道合不合邏輯,汗!)

 

 

 

 

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書封製作:雁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靈羽 的頭像
靈羽

三國小宇宙

靈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雁情
  • 拖稿還敢搞成穿越
    尊素夠惹XD
  • 悄悄話
  • Ponylite的心世界
  • 你真利害~~拖了好久才有這篇
    不過筆風未有變異
    前後脗合呢~~
  • seasilence
  • 紫光過後的一年比小說更懸疑
  • monica
  • 是真的好久沒看到你出新文
    這一篇居然也是第九回了
    我有錯過那麼多篇嗎??(汗~~)
    晚安
    好夢
  • 奈奈
  • 千呼萬喚始出來
    一年後這招不行喔!!
  • 悄悄話
  • 沐恩
  • 又不是海賊王
    一休刊就兩年後了xd
  • 休兩年的,應該是富姦老師吧XD

    靈羽 於 2016/03/19 04:06 回覆

  • 時間的河
  • 這篇寫的纏綿悱惻
    情竇初開般的深深情懷,
    筆觸細致有情.讚
  • 費甌娜の綺麗世界
  • 劇中莫名的情愫 讓人念念不忘..想繼續看發展為何XDD午安~
  • 悄悄話
  • 琥珀
  • 琥珀今天也寫了個故事
    男主角的名字也是“非”,不過不是”飛“
    中斷太久了,都忘記阿飛的隱疾是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