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第八回  異疾纏身

 

「好啊!小飛你還在睜眼說瞎話,當初聽到這綽號,第一個說好的人,就是你這個混球!」

葉破虎見狀後,便一把截住關定飛的猿臂,大聲疾呼道。

「喂!我說兩位大哥呀,天色不早了!別再瞎聊了,正經事要緊,咱們還是快把這頭大蟲給處理一下吧!」

謝凝雪所發出那連串如銀鈴的嬌笑聲,驀然地被葛君亭的話給打斷,只見他臉上揚起一抹貪婪的微笑說道。

葉破虎見狀後,恍然大悟的輕撫著下巴道:「對哦!咱們虎林村可是好幾年都沒出現過大蟲了呢!這要如何處理呢?看來得好好的思量一番了。」

「這有什麼難處理的,咱們直接把這大蟲給拖回村子去,給我家的秦大叔處理不就得了!」關定飛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

葉破虎神色大變地疾呼道:「就是這樣才慘啊!他一定會把這條大蟲平均分給全村的人,這樣的話,那咱們可就沒多少賺頭了呀!」

關定飛一臉遲疑的望著葉破虎道:「若說小亭貪財也就算了,可怎麼連阿虎你也……」

葛君亭不依地搶著答道:「因為阿虎他想攢錢買馬,還有啊,誰不貪財的?」

關定飛望著葉破虎,奇道:「怎麼阿虎你想買馬呀?」

葉破虎聞言後,神采飛揚的答道:「我在城裡見到那些騎著馬兒的人們,總覺得他們好風光呢!而且,很多姑娘們都喜歡騎著駿馬的男人呢!所以呀,我打定主意,決定要弄匹馬來騎騎。」

葉破虎語畢,見到關定飛一臉茫然的模樣後,旋即頹然地說道:「差點忘了,小飛已經七年沒離開咱們虎林村了,所以不知道城裡現在是什麼模樣了!」

「什麼?定飛哥竟然都沒到過城裡?而且還在這裡待了七年?」

謝凝雪聞言後,不由自主地睜大了美眸,其秀麗的臉龐頓時泛出一股難以置信的神情。

關定飛對著謝凝雪苦笑道:「雪兒妹妹,我之所以會食言,只因一切情非得已,哥哥我實在是身不由己的呀!」

只見葛君亭接著滔滔不絕道:「其實是小飛他生了怪病,這種怪病每到亥時才會發作,而這怪病啊,連我那博學多聞的爺爺都束手無策,可奇怪的是,偏偏他家裡的秦大叔對這怪病卻是瞭如指掌,而這秦大叔為了要治好小飛的怪病,更是不準小飛離開村外太遠,好方便讓他治療呢!」

謝凝雪秀眉微蹙的問道:「那是什麼怪病啊?」

葛君亭不假思索的答道:「那叫『裂開病』呀!這名詞是我發明的,每次只要小飛發作的時候,總會高喊著「要裂開了!我的身體要裂開了!」的說,可是啊!只要在秦大叔摸了他的頭後,就不會聽到小飛鬼吼鬼叫的了。」

葉破虎在一旁幫腔笑道:「小亭真有你的!你學小飛鬼叫的語調,學得可真像!」

「不過最近半年來都沒聽到小飛在…哀…號了!所以我們倆在想啊,小飛的病,應該是被秦大叔給治好了。」

當兩人發覺到被揶揄的關定飛,其雙目暴射出熊熊的憤怒火光後,便不約而同、異口同聲的替其開解道。

一見到兩人的扭捏神情,謝凝雪又是一陣掩嘴失笑。

逐漸往西微沉的夕陽,其餘輝猶如胭脂般地染紅了半片蒼穹,而這片嫣紅亦也像陣春雨般地灑遍了整個虎林村後山的竹林中。

被夕陽餘輝所映照的謝凝雪,粉背那及腰的烏黑長髮,隨著清風的吹拂而飄然擺動的神態,頓時有種難以言說的聖潔之美,尤其是她那有如百花盛開般的燦爛笑容,頓時令關定飛感到一陣如沐春風,難以自己

當關定飛在見到謝凝雪現下的笑容後,其心頭竟然不由自主地「噗嗵噗嗵!」的猛跳個不停。

若時間能就此停留,那麼眼前的謝凝雪,將無疑會是世上最美的一幅畫。

至少,此刻的關定飛在心裡頭是這麼想的。

然而,事事若盡如人意的話,又豈會是人生。

「不好了!只顧著跟你們聊天,都忘了注意天色,瞧!都快天黑了,怎麼辦?這裡離城可要走上半天呢!雪兒可是天未亮時就出門來這裡的,這下可怎麼辦才好?」

當這道璀璨至極的紅霞映入了謝凝雪那對動人的翦水美眸內,謝凝雪那張原本秀麗絕倫的臉蛋驟然玉容失色的焦急道。

葉破虎瞄了下葛君亭後,便發出一陣朗笑道:「那是雪兒妳走路太慢了,我們送妳一匹駿馬,包妳不到一個時辰便可以回到城裡去!」

謝凝雪黛眉深蹙,沒好氣的白了葉破虎一眼,嗔道:「阿虎哥,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在拿雪兒開玩笑呀!你自己明明就沒馬又想買馬的人,又哪裡會有多出來的馬讓雪兒騎呀!再說了!雪兒根本就不會騎馬耶!」

葛君亭背負雙手,悠然道:「我們這兒真的有馬呀,還是匹千里馬哦,而且這匹馬啊!就連不通馬術的人也能夠輕鬆的駕馭呢!」

謝凝雪聞言後,眨著一對會說話的大眼詫道:「你們說的那匹馬在哪兒呀?快帶我去看看。」

「吶!不就在你眼前嗎,我說這小子連猴子都追得上了,妳說他是不是跑得比馬兒還快!我們說啊,就由小飛他負責背著妳一路跑到城裡頭!這樣的話,根本就用不了一個時辰,而且又包管雪兒妹妹不落馬!這麼好的馬兒,要上哪找去?」

葉破虎和葛君亭心神交會的將手各自抵住關定飛後背,在發話之際,兩人雙臂同時用勁,一把將滿臉疑問、不明就理的關定飛給推至謝凝雪嬌軀前。

「你們兩個在幹什麼!我心裡雖然是很想送雪兒回家,畢竟讓一個女孩子家在夜裡獨行的話,委實有些危險,但若是亥時前讓我秦大叔找不著我的話,那我可要倒大楣了!難道你們兩個就沒其他的辦法了嗎?」

眼見自己差點要撞上謝凝雪,身形疾衝的關定飛倏地雙腳運勁,一雙草鞋頓時便往地深抵。

只見身形一滯的他,其厚實的胸膛離謝凝雪的俏臉僅有幾寸之距,頓時一股少女獨特的幽香充盈在關定飛那靈敏異常的鼻腔之中。

身形甫定的關定飛俊臉微紅的將臉一別,只見雙臂互抓的他,焦急地對著兩人頓時一陣質問道。

葉破虎聳了下肩後,灑然道:「那是因為小飛你七年沒到過城裡了,信不信若依你現下的身法來跑,這來回之間啊,根本用不了你兩個時辰,絕對來得及在亥時趕回村的!」其語調中充斥著滿滿的自信。

「阿虎你說的可是真的嗎?我跑得真有那麼快?只可是,秦大叔他千叮萬囑的,要我別出村的!我真的不太敢忤逆他老人家。」

只見關定惶惶不安地飛互抓雙臂,不停來回的踱步道。

葛君亭道:「都七年了!為了雪兒破例一次又如何?」

當三個人見到關定飛這副模樣後,彼此交換了個眼神後,不約而同的強忍住彼此間的笑意。

葉破虎旋即神色凝重的答道:「我騙你做什麼?這可關係到雪兒妹妹的安危呀,難不成要我們兩人來送呀?不過啊!事先聲明一點,我們的腳力可不能跟你相提並論哦。」

葛君亭接著一臉詭譎道:「對呀!若是我們回來得晚了,阿虎家的葉大叔倒也還好,至於我家裡的老奶奶會如何?小飛你應該是很清楚的吧!」

「好了!好了!我來送雪兒回城便是了!」

想起了葛君亭的祖母,關定飛頓時背脊一陣涼意竄起,他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後,立刻接受了兩人的建議。

關定飛驅近謝凝雪,輕聲問道:「雪兒妹妹,妳的意思如何?是否願意讓我背妳回城?」

「嗯,那就麻煩你了,定飛哥。」

當謝凝雪那雙深邃的美眸觸及到關定飛那如豹般的厚實胸膛後,不禁低垂臻首,玉頰一陣灼熱,聲若細蚊的應諾。

「雪兒妹妹,那就事不疑遲,還請上來吧!」

關定飛聞言後,便一轉身軀,雙臂下垂,背對謝凝雪單腳曲膝,而謝凝雪見狀後,遲疑了下,在一陣羞怯中,便緩緩地將纖纖嬌軀輕往關定飛的虎背一伏,關定飛順勢將雙臂往後微襯,謝凝雪頓時只覺身子一輕,自己那纖小的身子隨著關定飛的站立而霍然騰昇。

「那秦大叔那裡怎麼辦?」

臨行前,關定飛仍不安的回首問道。

兩人不耐煩的異口同聲道:「安心吧!有我們倆在呢,只要我們不說,你老哥只要在亥時前趕回來,這裡發生的事,他老人家哪會知道啊?」

「不過啊,做為交換,這條大蟲可就得歸我們兩個所有了。」

在兩人的一陣哄笑聲中,馱負謝凝雪的關定飛,其壯偉的身形早已掠出數丈開外,朝竹林外急奔而去。

 

有時候,身邊的好哥們,其實往往比自己還瞭解自己的心意……

 

                                        待續      第九回  莫名情愫

 

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書封製作:雁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靈羽 的頭像
靈羽

三國小宇宙

靈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