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第六回  七年再會

 

「臭丫頭,別亂給人取姓呀!不過,這個關姓好像也挺上口的。」

關定飛回想起謝凝雪所幫他取的姓後,嘴角揚起了一抹寬慰的微笑,他旋即抬頭仰望了一下天空。

只見火紅如血的夕陽逐漸地往西微傾,以往的夕陽總是帶著哀愁的,但今日的夕陽卻是帶著一股莫名的愉悅。

「太好了!這下我總算有了自己的姓氏了!」

年僅十歲的關定飛渾然不知天高地厚,他一舉那略為枯瘦的右拳,對著那逐漸西沉的落日不斷的叫喊、狂跳著,其叫喊聲中,淨是充斥著興奮與歡欣。

「嗯,今兒個先回關公廟那去睡個好覺,待明日醒來,再上那飯館找雪兒妹妹玩耍,嘿!看能不能順便騙頓飯吃吃。」

打定了主意後,關定飛便舉步走出城外,然而在他一出城後,與謝凝雪再度面對面的相遇,卻是在七年後的現在了……

 

「好痛!這位大哥,能不能過來幫小妹我一把?」

驀地一句宛若天籟般的清脆嬌呼聲,把身陷於回億漩渦中的關定飛給硬生生地拉回現實。

「看她手腕的玉鐲,這個妹妹應該是雪兒吧?」回過神來的關定飛不禁滿腹狐疑地望著眼前的女孩暗忖道。

畢竟已事隔七年,但在這七年之間,由女童轉變為女孩後,其相貌及體態的變化,是最天差地遠的,更遑論孩提時所見的手鐲主人,是否為同一人都還是個未知之數。

由於怕認錯人,以致於關定飛僵直虎軀,遲疑了一下,一時之間不敢趨前詢問。

但想起了秦不通最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便是:「做錯了頂多出糗,不做可就什麼都沒有。」

念及此處,關定飛還是率先打破沉默問道:「敢問妹妹一下,妳孩提時的小名,是不是叫做雪兒的呢?」

「我現在還是叫雪兒的呀!咦?這位哥哥怎麼知道我叫雪兒?」

女孩聞言後渾然忘了自己的腳踝之痛,只見她睜大了一雙美眸,一臉不可置信地朝著關定飛問道。

關定飛果然沒猜錯,眼前的女孩便是七年前對自己雪中送炭,以及幫自己亂取名字的謝凝雪。

而七年後的謝凝雪則是出落得越發標緻了,雖說她的體態尚未成熟,但其骨子裡卻隱約散發出一股不含雜質的清秀純淨氣息。

而這股氣息更增添她楚楚動人的丰采,再配上她那一身白裡透紅的肌膚,五官秀麗的俏臉,令人不禁生出一股我見猶憐之心。

「我的奶奶呀!怎麼才不過七年的時間,這雪兒竟會變得這麼美。」

關定飛細看謝凝雪後,一時之間便為她的變化之大而不禁感慨萬分,但人通常只會注意他人的變化,卻往往會忽視自己其實也不斷的在變化當中。

關定飛自己又何嘗不是由一個骨瘦如柴的男童蛻變為一個身形高大,精壯如虎,且又神采奕奕的俊逸少年。

而關定飛在驚豔謝凝雪其秀美絕倫之餘,一時之間便手足無措地將自己雙手交叉的互抓雙臂。

通常關定飛只要一緊張起來,便會做出這個動作,他的這個小習慣,秦不通知道,死黨葉破虎與葛君亭也知道,甚至連村長葛長松和全村的村民都知道,偏偏就他關定飛自己一個人不知道。

「雪兒妹妹,妳再忍著痛一下,我立刻幫妳解開纏在妳腳上的繩子。」

關定飛將交叉的雙手一放,接著倏地將腳尖一點,壯偉的身軀頓時便晃至謝凝雪的身前。

待來至她身旁時,一陣屬於少女獨有的芬芳體香頓時迎面撲鼻而來,關定飛無意間嗅了下後,頓時感到一陣忘我的陶醉,他強壓自己的失態,立即彎腰將纏住於謝凝雪纖纖玉足的繩索給解開。

「謝謝你啊,這個大哥!」

當關定飛解開了繫於腳踝上的繩索之後,謝凝雪頓時覺得腳上一鬆,在一陣暢快之餘,謝凝雪不禁對著眼前的關定飛低頭道謝。

「這沒什麼啦!不過只是舉手之勞罷了!」關定飛互抓雙臂、神情扭捏地點頭笑道。

謝凝雪見到關定飛這個怪動作後,不禁噗失笑問道:「這位大哥,你的身子是不是好幾天沒梳洗了?」

關定飛漲紅著臉答道:「我每天都有清洗身子的呀!妹妹妳為何會突然有此一問?」

對於謝凝雪這樣的揶揄,平日若換作是葛君亭或者是葉破虎,看不被他關定飛給一拳揍翻了才怪,但不知為何?他就是無法對謝凝雪動起氣來,自己反倒是會有種手足無措的不自在感。

謝凝雪掩嘴失笑道:「那你為什麼像隻猴子般地在身上抓個不停」

關定飛別過頭去,裝做一幅若無其事的模樣道:「這、這原因有很多,喔,對了!我想起來了,昨天夜裡的蚊子特別多,可能身上被叮咬不少處,所以我到現下渾身都還在不停地發癢。」

謝凝雪聞言後,柔聲道:「那大哥你要不要緊吶?」

關定飛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揮舞著雙臂笑道:「不打緊的,我這一身粗皮囊,多叮個幾下也無妨,小小的蚊子算得了什麼。」

謝凝雪突然睜大了一對翦水美眸,一臉不解地問道:「對了!這個大哥還未告知小妹,何以你會得知小妹叫雪兒呢?小妹都還未請教大哥的姓名呢!」

「還記得七年前那個被妳取名叫黑大猴的大哥哥嗎?我現在有了自己的名字了,我叫關定飛。」

關定飛回億起了童年的那些歷歷往事,嘴角不禁揚起了一抹灑脫不羈的迷人笑容。

謝凝雪聞言後,仰著俏臉發怔道:「七年前的時候,雪兒還只是個不懂事的小孩子呢!有很多事情都記不起來了,什麼黑大猴的?這個名字好難聽呢!雪兒真的沒什麼印象呢!」

關定飛聞言後,神情有些落寞地嘆道:「也對,都過了那麼久,也難怪雪兒妳會對我沒什麼印象。」

見到關定飛落寞的神情後,謝凝雪語帶歉疚地說道:「請大哥原諒小妹,雪兒是真的記不起來了,絕對不是故意要忘了大哥你,不過大哥既然知道雪兒,那你應該知道雪兒的名字吧!」

「嗯!」關定飛聞言後,點了下頭表示默認。

謝凝雪露出一排如編貝般整齊的皓齒淺笑道:「現在認識也不遲嘛!雖然這麼說有些顯得失禮,但從今以後,我們便是好朋友嘍!」

「唔,我也不是那種小氣度的人啦!」

關定飛瞧著謝凝雪那秀麗脫俗的臉龐,不禁瞧得竟有些發怔,不知所措的他,哪還會去計較那些瑣事。

「呵,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好騙呢!不過雪兒這樣捉弄你還算是懲罰過輕了呢!誰叫你不守信用!」

謝凝雪這時突然對著關定飛扮了個迷人至極的鬼臉後,旋即俏臉含霜的白了關定飛一眼嗔道。

關定飛聞言後,又驚又喜地道:「原來雪兒妳沒忘了哥哥我。」

「本來是忘記了,只是黑大猴這個名字,硬是讓雪兒記起來了嘛!再說了,雪兒原本就沒什麼朋友的呀!所以兒時的記憶好得很呢!」

謝凝雪對著關定飛滔滔不絕的說道,不過當她說到『黑大猴』這三個字時,其秀麗脫俗的臉蛋仍不禁泛出一絲笑意。

關定飛一臉不解地問道:「本來忘記了?那是什麼意思啊?」

「因為你跟以前長得不一樣呀,雪兒哪裡會知道這個黑大猴現在竟然會長得這般的……」

「好看!」

二字還未說出口,謝凝雪那白晢如雪的臉蛋頓時泛起了一片微微緋紅,她遲疑了一下,還是羞怯的沒將這兩個字給說出口。

見到關定飛一臉莫名其妙,謝凝雪走至他身前柔聲的說道:「那雪兒以後便叫你定飛哥好了。」

關定飛歉然道:「好呀!不過七年前的失約,我實在是情非得已,這件事,以後我會慢慢的解釋給妳聽。」

然而就在兩人對話之際,驀地一聲響徹雲霄的悽厲吼叫聲在兩人身後響起,在這不絕於耳的嘶吼聲之中,一團黑影如離弦之箭般地朝著兩人撲至。

「定飛哥!好嚇人啊!那是什麼呀?」

在謝凝雪的一陣嬌呼聲中,只見關定飛一對虎目精芒暴射,他倏地一伸猿臂,一把抱著謝凝雪那不堪一握的纖細柳腰後,雙腳直蹬,足勁順勢一運,兩個人的身子登時翻滾了好幾圈。

關定飛靈活熟稔的應對方式,令那團襲來的黑影頓時撲了個空。

貼在關定飛懷裡的謝凝雪,這時美眸微張,赫然驚覺,那團襲來的黑影竟是頭張著血盆大口的兇猛老虎。

「怎麼辦?定飛哥,這頭老虎要撲過來了!」

眼見這頭巨大兇猛的老虎此刻正不急不徐地朝向自己前進,謝凝雪顧不得此時自己和關定飛的身體現下正緊密的貼合著,她慌忙地對關定飛急道。

「雪兒別怕,有些人是很怕我會死的,所以今天咱們暫時死不了嘍!」

出乎謝凝雪意料的是,關定飛竟無些許的畏懼,只見他在說完這一連串莫名其妙的話後,嘴角竟揚起了一抹像是勝券在握的神秘微笑……

 

             待續  第七回 虎林三杰

 

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書封製作:雁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靈羽 的頭像
靈羽

三國小宇宙

靈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