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靈羽個人的置頂文通常是自己的主打文,所以亦也不全然是最新發表的,如欲賞新文,請參照左手邊『最新文章』欄位觀看 同時也歡迎喜愛歷史、武俠小說的朋友前來賞文。 近日甚忙,所以訪客請留個言,哪怕是一句:「你好嗎?」好讓我得知你【妳】的存在,感謝^^

 

 

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第二回  三大劍客

 

失去雙眼後的吳通,在一片黑暗之中,只能隱約聽到欲取自身性命的段驚虹和救了自己一命的容雲方兩人之間的對話。

他聞得此刻的段驚虹冷哼道:「怎麼又是你這渾人?我說你啊!這一路追得我段某還不夠累嗎?」

「嘿!只要能跟你打上一場便已足矣!」

對於段驚虹的冷漠,容雲方似乎不以為然的沉聲低笑,其笑聲中則是帶有幾分的興奮。

「把他交給我,至於決鬥嘛、我段某從不做無謂的爭鬥,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段驚虹似乎感到有些不悅地低喝道。

「不交人又如何?老子巴不得你跟我動手呀!快來拿人呀!」

誰知這容雲方宛如一個娃兒般,在聞得了段驚虹所說之言後,竟不怒反笑的回道。

「我……這……」

被容雲方單掌牢牢地吸住後背的吳通,感到背脊滲入一陣灼燒,伴隨著容雲方的陣陣笑聲,其背後的灼燙便越發地感到強烈,這份痛楚令他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哀號。

「閣下為何一直執著在與段某決鬥一事之上?」

段驚虹像是為了打破眼前的僵局般,突然沉聲問道。

容雲方恨聲說道:「因為老子最不快的便是,一個旁門左道的『帝王宗』所教出的年輕的黃毛小子,憑什麼可以跟出身正統『神王宗』的老子我在武林中齊名,還叫…什麼『狂劍』的囂張稱號!」

段驚虹聞言後,語氣似乎有些驚叱的反問道:「神王宗!你在尋我段某的開心是吧!那個宗派不是早已滅絕了嗎?」

容雲方得意笑道:「若我不是出於神王宗,那麼小夥子,我身上現下所流轉的炁動,依你的感應,我難道會是『妖王宗』抑或『霸王宗』的嗎?」

段驚虹聞言後,像是語塞般地頓了會兒後,便問道:「我先不管你是不是傳說中的神王宗後人,不過這被列為天下三大劍客裡頭的,好像不是只有你我二人吧!那你怎麼不去找另外一個?」

容雲方不耐煩地答道:「你這小子少說廢話,老子早就去跟那個老頭鬥過了,現在就差你一個了!有種咱們手底下見真章!」

「算了!反正他也成了瞎子,此間再也沒我段某的事了!如果在這跟你開打起來,又得轉到『沌界』那個悶死人的鬼地方去,事情若要搞成這樣,那才真是件麻煩事,哼!空有一身武藝,卻沒半分腦子,難怪江湖給你起了個叫『劍癲』的名號,我段某不想多生事端,這就先行別過。」

段驚虹話未說完,其身形卻宛若一陣輕煙般地掠至數十丈外。

「人家叫我『劍癲』是因為老子我為了神王宗而鬥劍成癲,你個毛頭小子懂什麼?帶把兒的,就別給老子跑掉!」

容雲方聞言後,便一把放掉吳通,倏地將右腳一踏,身形頓時急展,朝著段驚虹尾隨追攝而去,而那霎然離去的身形,恍若一陣驟然而起的狂風。

「原來是『狂劍』段驚虹和『劍癲』容雲方,我今日竟能遇到這名列天下三大劍客之中的兩人,可惜的是,我這輩子只怕是再也無法得知這二人究竟是生得什麼模樣了!」身陷黑暗之境的吳通其口中不禁喃喃自語道,語畢便雙膝一軟,癱倒於地……

 

段驚虹,為當今天下三大劍客之中最為年輕,也是最有武學天份的奇才。

但美中不足的是,陰晴不定的他,其眼中並沒有所謂的善惡之分。狂放不羈的他,行事更是全憑一己喜惡而為。

所以段驚虹也是三大劍客之中,行俠仗義最多,但殺戮卻也是最重的一流劍客,而爭議最多的他,自然是個令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煞星

他同時也是江湖中的一團謎,因為終日總是把臉給遮掩住的他,使其容貌成謎,而有些被他所救之人,只能從他的嗓音中聽出,此人約莫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

但每當他出手之時,卻總是赤裸上半身而為,所以其背後的青龍紋身便成了段驚虹的金字招牌。

「青龍現!魂不見!」

當時在坊間中,最廣為流傳的,便是這句描述段驚虹現身的口號。

而居無定所的段驚虹沒有親人,更沒有所謂的朋友,沒有朋友的他,更不會洩露出自己的師承為誰,所以他的一切全成了謎團。

而那能夠一眼看穿段驚虹宗別的容雲方,其能耐更是令人匪夷所思。

不過最諷刺的卻是,失明倒地的吳通,竟然還是被後來率眾尋仇的七殺會大當家『江震北』所救。

然而七殺會眾人們在整理頂天莊的眾屍首後,竟赫然驚覺少了一具屍骸,而那具憑空消失的屍首便是頂天莊主的獨身子『方少麒』。

段驚虹這個煞星在孤人單劍獨滅了頂天莊後,便從此在江湖上消聲匿跡,而那鬥劍成痴的容雲方過沒多久,竟也詭異的隨之消失在江湖上。

但最離奇的事情並不止這一樁。

 

同年,遠渡中原以武會友的扶桑劍王『影葉宗次』,以及萬佛僧盟的次代準接班盟主,天下人稱最接近神明的男人『撼天僧』無定,這兩人竟也在這年同時失蹤,直至七年後的今時……

 

       揚州,為華夏九州之一,是個風光明媚,衣食無虞,絕色佳人輩出之處。歷史上無數著名才子、詩人均在此留下眾多膾炙人口的詩作,而揚州城更是個集繁華、文化、富饒於一身的不夜之都。

       揚州城郊,一片鬱鬱蒼蒼的樹林之中有座紅磚紅瓦、氣勢宏偉萬千的大宅座落於此,而大宅前的那兩扇朱紅色且又厚重的正門前則矗立一對不怒而威的石獅子。

而端看這對石獅,直教人不禁讚賞其細緻的雕工,只因這石獅竟能雕刻得這般栩栩如生,活靈活現的,彷彿石獅會突然地一撲而上似的,直教人不寒而慄,使得過路之人皆不敢直視這座華宅。

然而居住在揚州當地的人們卻很清楚此座宅院的底細,揚州人寧願繞個遠路走那泥濘不堪的荒野小徑,也不願由大宅前的青石小路經過。

此宅便是令揚州人們為之色變的『玄鷹莊』。

這『玄鷹莊』與『飛蛟幫』、『綺紅會』等被並列為揚州江湖中的三大勢力之一。

揚州當地人皆知,這三大勢力等同揚州的地下王法,任何一方都惹之不得。而這三個勢力彷彿早已協議好了似的有著井水不犯河水般地宗旨,均有其生存方式以及求財之道。

話說『玄鷹莊』是以賭擋、店舖、客棧、攤販強索圍事費用為其主要收入著稱,其幫眾多達四千人之多,無怪乎揚州一般尋常百姓會聞之色變。

而那『飛蛟幫』則是以販鹽、運送商貨為主要收入來源,但幫眾多達六千的他們,仍有一小部份人在進行著殺人越貨的勾當。

繁華的揚州城是個不夜之城,城裡充斥著大大小小的酒館、青樓、戲院,煙花女子、歌姬、藝妓、戲子在其之間來來回回地穿梭不停,這些人的存在使得揚州的夜越發美麗,而這份美麗的背後便是『綺紅會』獲利的絕妙良機。

三大勢力代表著揚州江湖的均衡,若其中一方消逝,江湖將失去平衡,整個揚州勢必大亂………

 

這時玄鷹莊裡的大廳裡,只見一張上等紫檀木所製,且工法細膩的太師椅上坐著一位年約六旬的老者。

此老者身形微胖,佈滿皺紋的臉上紅光滿面。而端看其相貌,老者有雖著一對濃眉、但卻有著一對細小的雙眼,大卻不挺的鼻子,唇厚嘴大。

       如此貌不驚人的老者卻是名震揚州的玄鷹莊莊主,人稱『血掌』仇玄鷹。

       在仇玄鷹面前站著一名年約三十餘歲數一臉兇惡的高壯漢子,而高壯漢子背後則有五個年輕小夥子跟隨著。

       而仇玄鷹的身旁則站了名年約四旬的矮瘦中年人,只見中年人臉色蒼白,削瘦的臉上一對顴骨則顯得特別突出,而那尖得離譜的鼻子更增添出此中年人幾許陰沉、狡詐,觀其面容便可得知此人城府極深。

       此一臉陰沉的中年人便是玄鷹莊的二當家,江湖人稱『袖中劍』的周勝期。

       周勝期所使之劍不長,長僅二尺,但其劍卻如同周勝期相貌般地狡詐。

       他的短劍從不顯現於眾人眼前,因為那把劍習慣在周勝期的手臂長袖之中沉睡著,但當周勝期衣袖拂起之際便是其劍甦醒之時。

       若短劍自周勝期那長袖一出,那激射而出的劍鋒若不沾血,其劍便勢不霸休。

       他這獨特的殺人手法使他獲得了『袖中劍』這個稱號。

       坐在椅子上的仇玄鷹一聲不吭地朝身旁周勝期使了個眼色後,周勝期便趨前半步對著眼前的男子冷冷地問道:「陳堂主,城東的『廣源居』飯館,積欠咱家三十兩會費一事你處理的如何?」

       周勝期眼前的高壯漢子乃是玄鷹莊旗下四大堂口之一『威武堂』的堂主,人稱『銅豹』的陳海。

       陳海恭謹地道:「這個飯館的老闆謝萬里還是還不起會費,於是屬下便將他那十四歲的閨女給賣到『杏春樓』裡,由於這個謝老的女兒長得挺美的,於是那杏春樓裡的老鴇子便開了一個不小的價錢給買了過去,屬下無能,只能以這種手段收到會費。」

       仇玄鷹撫掌笑道:「瞧,這不是把會費給收到了嗎?管他用什麼手段,只要成功了便行,海老弟,這回你辦得不錯,你的辦事能力可是越來越好了,依老夫看來,若假以時日你肯定很有機會竄起的。」

       陳海大喜道:「多謝莊主的讚賞,屬下只是做了應作之事。」

       周勝期在一旁冷然問道:「陳堂主,我有點好奇的是,這謝老的閨女究竟值幾兩銀子?夠給我們會費嗎?」

       陳海笑道:「這點若說起來的話,周二當家可能不相信,這杏春樓的老鴇子,葉大娘可是出了五十兩銀子把這小姑娘給買下來的。」

       周勝期奇道:「這姑娘竟能值那麼高的價錢,那陳堂主你又是如何與那謝老分帳的呢?」

       陳海一臉得意地道:「我全把銀子給收了,等下我就全交給帳房處理了,這樣一來,咱們可以一整年都無需向那謝老索錢了,這下子可省事多了。」

       仇玄鷹讚許的大笑道:「哈哈哈!陳老弟的確是能幹,咱們出來跑江湖的,誰不想攢錢而又不費力的啊!」

       隨著仇玄鷹那如雷的狂笑聲中,周勝期點著頭陰笑不語。

       的確,混跡江湖之人是無需顧及道義的,能否獲得利益才是緊要。

       利益,才是驅使江湖中人生存的最大動力。

       而江湖中那所謂的道義,不過是用以迷惑局外之人的教條罷了,即使有,那也並不多見了。

       「唉!我也不想這般的絕情,不過,想想咱們莊中那些困苦兄弟的生計,我也只好出此下策啊,這一切也是為了咱們眾位兄弟著想。」

       仇玄鷹面露痛苦無奈之色,語帶哽咽的嘆道。

       立於仇玄鷹身後的周勝期雙眼精芒流閃,他與陳海對望了一眼後,不自覺地將嘴角一牽,露出一抹陰沉的詭譎陰笑,這抹陰笑令人背脊微涼……

   

                   待續  第三回  愁罩廣源

 

附錄:靈羽的牢騷

 

        話說…要是看到本回後半段時,如果感到有些熟悉,這就證明了各位朋友的記憶力甚好,不需要買銀杏來補……【重點大誤!XD

       沒錯!本作是由《非常江湖》所進行的改編之作,由於那部作品所流露出的暗黑氣息使人感到不適,所以個人便將《非常江湖》《絕煞遊》裡頭幾個暗黑系人物,如容雲方…之類的,給湊在一塊兒,來予以一齊進行淨化……南無……阿拉……阿門……

至於接下來的正戲……

再說就爆雷啦!所以那咱們就下回見嘍。

 

 

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書封製作:雁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靈羽 的頭像
靈羽

三國小宇宙

靈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雁情
  • ……呃,那個要買銀杏來補的人就是窩啦!
    雖然還有點記憶,但所剩不多
    才兩章才五千多字不是嗎?
    光人物就那麼多個
    窩噠腦子亂成一坨漿糊(是白滴漿糊

    不過真的好精彩!

    最後,我問一個問題……俠帝到底素隨(好,我豬道……欲知詳情,下回分曉!
  • 呃…嚴格說來是接近六千字……這一回我加碼了……-_-
    而這剛開頭所提到的人物只算是導讀
    放心啦,接下來故事所登場的人物會比較少啦
    所以就讓我們繼續的等下去……XD

    靈羽 於 2015/06/13 22:28 回覆

  • 沐恩
  • 所以接下來要開始盲劍客的時代了嗎
  • 應該是大武鬥會的時代吧!((誤!

    靈羽 於 2015/06/14 13:29 回覆

  • Yo-祐
  • 超精彩!!
  • 還承蒙祐的抬舉呀~

    靈羽 於 2015/06/17 13:52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嗯~~江湖人物
    刀口上討生活
    總得給自己一點胡作非為的理由
    不然怎麼對得起那祖宗八代啊
  • 每個人總是想盡方法的會將自己作為給合理化。
    表社會如此,裏社會更是如此。

    靈羽 於 2015/09/12 08:49 回覆

  • monica
  • 第二篇倒是還沒看到
    雖然說都看到第七篇了
    所以趕緊補看這一篇^^
    跟你說聲週末愉快
  • 沒關係啦,莫姐
    我這兒的更新很慢,可以慢慢來^_^

    靈羽 於 2015/09/12 10:04 回覆

  • 琥珀
  • 那"方少麒"一定是更神秘的人物.....
  • 有雷,,勿透XD

    靈羽 於 2015/09/12 10:08 回覆

  • 小篆
  • 來續讀小說了,
    感覺這一篇角色的背景慢慢浮出來了,
    那個狂劍感覺很隨性喔....
  • 慢慢的賞文無訪,個人更新的速度實在是很龜速啊!XD

    靈羽 於 2015/09/25 17: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