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靈羽個人的置頂文通常是自己的主打文,所以亦也不全然是最新發表的,如欲賞新文,請參照左手邊『最新文章』欄位觀看 同時也歡迎喜愛歷史、武俠小說的朋友前來賞文。 近日甚忙,所以訪客請留個言,哪怕是一句:「你好嗎?」好讓我得知你【妳】的存在,感謝^^

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文鴦兄弟二人這時來到離軍營不遠處的一片竹林邊,那一片茂密如三千青絲般地竹林之中,只見青翠如碧的成群綠竹隨著微風搖擺,彷似在向文鴦二人炫耀自己傲然的丰姿。

     當兄弟二人穿越過這片幽邃、謐靜的竹林後。映入二人眼簾的,則是片一望無際、遼闊似海般的青蔥草原。廣闊的草原上,遍地開滿了黃、白相間的小花朵。

     突有陣陣暖風吹起,暖風自文鴦身上吹拂而來,一陣花香夾帶著草香的淡然香氣撲鼻而來。文鴦閉起雙眼,盡情的沉浸在這陣令人心曠神怡的暖風當中。

     文虎見狀後,一臉疑惑的對著文鴦問道:「二哥,你帶我到這做啥,你所謂的朋友在哪呀?」。

     文鴦聞言後,俊朗的面容立即露出一抹微笑,只見他不發一語地伸起右手,往文虎的後方一指。

     文虎不解地循著文鴦所指的方向別過頭看去,眼前的情景令文虎愣住了,他眼見草原的令一端有著為數甚多的野馬群。而遠觀馬群中,有些馬兒低頭吃著草兒,有些馬兒則相互追逐、嬉戲。

     文虎想到草原外頭的世界正遭受烽火連天、戰禍連年的無情肆虐著,「作戰」一詞早已成了各國生活的一部份。

  然而行軍作戰最重要以及欠缺的便是馬匹,無論捕捉的、自家養的、敵國偷搶的、重金買來的,總之為求戰馬一事各國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

  但在壽春這等的大城近郊之外居然還有不被捕抓的野馬存在,這副奇景可算是難得一見。

     文虎在驚豔之餘仍舊問道:「二哥,你的朋友就是這些野馬嗎?」。

     文鴦像是沒聽到文虎的問話般,逕自地朝著馬群大聲疾呼道「雲王………。」

  驀地,由馬群中竄出一團白色的旋風自文鴦等二人襲來,文虎此生從未見過此等奇異的景像,一時之間便被此景所震懾住。

     然而在震驚之餘下,文虎旋即回過神來仔細定睛一看,眼前那團疾馳的白色旋風,赫然是一匹通體雪白的健壯駿馬。

     馬兒才一眨眼地功夫便已奔至文鴦身旁,這時文虎才總算看清楚此馬的模樣。文虎自小在沙場上長大,見過不下萬頭的戰馬,但卻從未見過此等奇特的駿馬。

     此馬遍體有著如雪般白淨的毛色,馬頸上則是長著淡黃的鬃毛,而馬身的肌肉線條亦是十分優美且結實。但最為奇特的應該是此馬的巨大吧!此馬比普通馬兒還要高上一個頭,塊頭亦比普通馬匹還要大上不少。但最引人注意的便是此馬那有如疾風般的奔跑速度,更是讓一般馬兒所望塵莫及的。

   「哈,雲王別鬧了,好癢。」文鴦的臉此刻被這匹喚做雲王的神駒給狂舔到無力招架地說道。

     文鴦對著愣在一旁的文虎欣然說道:「小虎,這便是我要向你介紹的朋友,我見牠疾速奔跑的模樣活像團雲朵,便替牠取了「雲王」這名字。」

     文虎聞言咋舌問道:「二哥啊!我說雲王這匹馬還真特別,怎麼會有長得這般巨大的馬兒呀!」。

     文鴦一臉得意地說道:「夠特別吧!我上回狩獵時,就是被雲王這巨大的體型所吸引住。為了馴服雲王,我當初可費了不少功夫呢。嘿,下回出征時我定要騎著雲王出征。」

     文虎在聽完文鴦所說的話後,便笑著說道:「我看哪,也惟有雲王這等良駒才能與我那勇猛無雙、人中之龍的二哥匹配啊!」。

     文鴦笑罵道:「渾小虎,你何時變得這般滑頭了。」

     文虎裝做無奈狀說道:「沒辦法,為了咱們魏國,我不得不滑頭。」語畢,兄弟倆便笑成一堆,相互嬉鬧著。

     二人嬉鬧了好一下子,文虎突然若有所思地說道:「二哥,依我看哪,是不是該為雲王準備蹄鐵、馬鞍啊?以雲王這等體型,一般的蹄鐵、鞍子恐怕對雲王不合用。一定得替雲王特別訂製才成。」

     文鴦這才恍然道:「你不提,我倒還忘了這點,這還得把雲王帶回城寨裡,給打鐵的吳大伯處理才行。」

     「就是不知吳大伯能否處理……。」文虎思索著說道。

     然而文鴦則迫不及待地對文虎說道:「這還等什麼,咱們立刻去找吳大伯吧。」

     還等不及文虎開口,文鴦便已逕自朝城寨的方向走去。正欲開口的文虎聳了下肩,無奈一笑,便隨同文鴦離去。而雲王則極有靈性地跟在兄弟倆身後,就這樣,二人一馬共同離開了這片草原…………。

 

     一陣陣鐵器敲打聲自軍營深處裡傳來,而此刻,文鴦兄弟二人則領著雲王朝著聲音源頭處前進。

     當文鴦兄弟倆帶著雲王返回軍營後,體型巨大的雲王頓時成了吸引眾人目光的焦點。

     當圍觀的兵士越來越多,所伴隨而來的議論聲、讚嘆聲、驚呼聲皆不絕於耳。

     文虎這時打趣地說道:「我說二哥呀,這下子你的鋒頭可讓雲王給搶盡嘍。」

     文鴦則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樣回應道:「這就表示你二哥我有獨到的眼光嘛!」。

     當他們來到軍營的冶鐵房時,只見到外頭坐著一位七旬的獨臂老翁正在打盹。端看老翁其光著上半身的身體上則是佈滿了大小不一的烙點,看來老翁應該是一名資深的鐵匠。

     文鴦故意扯開嗓子對著老翁大聲說道:「吳大伯!偷懶可是要受軍法處置的呀!」。

     這位叫「吳大伯」的老鐵匠,經此一吆喝,登時睡意全消,當吳鐵匠張開雙眼一看,只看到雲王那巨大的身影矗立在自己眼前。

     見到此等巨馬吳鐵匠頓時張大了口,語帶顫抖地說道:「我的媽呀!這是馬嗎?我吳某活了幾十年,這麼大的馬我還是頭一回看見哪。」

     文鴦在一旁打趣地說道:「我說吳大伯啊,您不是老說自己見多識廣嗎?怎麼今回便讓一匹馬就給嚇著了。」

     吳鐵匠老臉一紅的說道:「笑話!我還幫咱們魏國太祖公的愛馬「絕影」洗過澡耶,只是這麼巨大的馬我倒真的沒見過,說真的,這馬是從哪偷來的?」。

     文鴦嚷道:「什麼偷來的,這可是我馴服的野馬,對了,吳大伯,你有沒有辦法為我的雲王打造專屬的蹄鐵、以及製作鞍子呢?」。

      吳鐵匠像是自言自語般地說道:「這馬兒叫做雲王啊!不錯、不錯馬如其名,的確此馬可稱為馬中之王哪。」

     吳鐵匠旋即對著文鴦說道:「這倒沒問題,不過可要耗費不少時日,對了,鴦少爺,你上回要我打造的長槍我已作好了,你看。」

     吳鐵匠語畢便將僅存的左手指向冶鐵房旁的一棵大樹,文鴦兄弟倆齊向大樹望去,一支銀白色的長槍正斜靠在大樹的支幹上。

     在烈日的照射之下,長槍猶如一抹流星般地光彩奪目,令人目眩神迷。

     文虎見此銀槍便猶如盜賊見到至寶般地露出貪婪模樣,而見獵心喜的文虎二話不說,立即一個箭步上前,似乎要將銀槍拿在手中耍弄一番的模樣;然而站在一旁的文鴦此刻正在掩嘴偷笑,擺出一副有好戲可看的模樣。

     文虎此刻將銀槍一拿在手上後,只見文虎雙手、雙腳抖個不停,連嘴角都歪斜一邊,此等模樣直叫人發噱不已;站在一旁的文鴦卻早已忍唆不住,雙手直抱著肚子猛笑不已。

     在文鴦的大笑聲中,一臉慘白的文虎,只能無奈地將銀槍放下,對著文鴦直嚷道:「笑什麼,弄把這麼重的槍要做啥,能看又不能用。」

     文鴦強忍住笑意說道:「這槍哪會多重,不過才八十斤而已。」

    文虎睜大雙眼地大聲說道:「這還「而已」!不然你來耍耍看。」

     文鴦聽完文虎的話後,便俯身單手就把銀槍舉起,接著便使起了槍術。只見這八十斤重的實心鐵槍一到了文鴦的手中,就彷似毫無重量般的任由文鴦揮舞著。

     這時文鴦將十餘片落葉揮灑於空中,接著文鴦在落葉尚未觸地前發動槍勢。就在這極為短暫的時間內,長槍猶如一尾刁鑽的靈蛇般地吞噬那四散的落葉。

     能把重八十斤的長槍使得這般靈活的人,恐怕當世找不到第二個人了。在文鴦一陣輕嘯聲中,長槍猛然收勢,仔細一瞧,十餘片落葉則一片無誤的全都穿透於槍尖之上。

     而站在一旁的文虎和吳鐵匠瞧見此景後,彷彿有默契般地,二人全都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文鴦一臉神氣的對著二人說道:「你們瞧,這八十斤的長槍我還嫌輕呢。」

     吳鐵匠此時喃喃自語地說道:「太像了、太像了,簡直是他的化身。」

     文虎不解的問道:「吳大伯,你在說像什麼呀?」。

      吳鐵匠像是緬懷過去地獨自說道:「大概五十多年了吧!記得當初入先鋒營的時候,我還只是個十幾歲的小毛頭。替「太祖」公南征北討了幾年,直到那日遇見了他,一個令我感到地獄就在眼前的男人。」

  吳鐵匠嘆了口氣後續道:「是他斬斷了我的右手臂,是他改變了我的一生。我對他又恨、又怕、又欽佩,這個人我始終忘不了,方才看到鴦少爺使起槍術的模樣,我在鴦少爺身上又再度看到了他的身影。」

     文鴦聽完吳鐵匠的話後一臉疑惑地問道:「吳大伯,你所謂的他,是指誰啊?」。

     吳鐵匠答道:「你們應該有聽過,有「千人力」之稱的,「常山趙子龍」吧!」。

     文鴦劍眉一挑、不以為然的說道:「什麼千人力,他用的長槍又沒我的重,瞎吹。」

    吳鐵匠笑道:「若是鴦少爺能與趙子龍一戰,那必定是驚天動地的一戰呀。只可惜兩人未生在同個時代,這也無從比起哪。」

     文鴦傲然說道:「無需比較,反正我是贏定了。」

     文虎在一旁訕笑道:「二哥嘴上功夫還真不輸給趙子………。」

     文虎話還沒說完,只感到腦門一陣劇痛,接著便眼冒金星。原來文虎的後腦杓被文鴦給摑了一記耳光。

     文鴦得意大笑道:「賊小虎,這回你還不中招。」

     文虎摸著後腦無辜地說道:「只是開開玩笑嘛,可惡,還真痛。」

     文鴦不理會文虎的哀號,對著吳鐵匠問道:「吳大伯,你為我打造的長槍我很是喜歡,只是我想特別一點,為它取個名字。吳大伯,您說該取什麼名字才好呢?」。

     只見吳鐵匠思索了一下,便對著文鴦說道:「鴦少爺自身已經勇猛無雙,就如同饑餓的猛虎撲向羔羊般地銳不可擋。若是有了此槍,那更是如虎添翼啊,這………。」

     吳鐵匠旋即眼睛一亮地說道:「對了!鴦少爺,就叫它「虎翼」如何?」。

     文鴦聞言之後大喜道:「虎翼」,這名字取得好,我喜歡,吳大伯多謝了。」

     吳鐵匠此時說道:「七天後,雲王的裝備將會完成,屆時,鴦少爺騎上雲王,手持虎翼,我想一定是威風凜凜啊。」

     文鴦將手中的虎翼高舉於頂後便豪氣干雲地對著天際揚聲說道:「到時,「呂奉先」、「趙子龍」算啥。真正的戰神將會是我文次騫。」

   文鴦語畢便隨手將虎翼往地上一插,而虎翼的半截槍身則深深的陷進地裡……………

 

                                                      卷之二  雲王虎翼  終

 

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靈羽 的頭像
靈羽

三國小宇宙

靈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厭情
  • 推~~~駿馬配長槍爾後征戰真能所向披靡嗎?
  • 我不確定耶
    可以肯定一點的便是
    保時捷配勞力士在情場征戰可以所向披靡XDDD

    靈羽 於 2013/04/06 02: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