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靈羽個人的置頂文通常是自己的主打文,所以亦也不全然是最新發表的,如欲賞新文,請參照左手邊『最新文章』欄位觀看 同時也歡迎喜愛歷史、武俠小說的朋友前來賞文。 近日甚忙,所以訪客請留個言,哪怕是一句:「你好嗎?」好讓我得知你【妳】的存在,感謝^^

易風揚〈補繪〉  

易風揚〈補繪〉

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第四回  俠王遺卷

         呼嘯的狂風夾帶著沙塵漫天地飛舞著,仿似一簾金光閃閃的布幕般,將沈一飛等八人給披蓋住,眾人的眼前除了黃沙外,他們再也看不清周遭的景物了。

        沒多久,狂亂的風停了,那漫天飛舞的黃沙也沉入地面,一切又都歸於平靜。

        而沈一飛這時才能看清周遭的一切,恢復視覺的他首先揚目環顧四周,但映入眼簾的卻是自己那七名臉上佈滿了一片茫然的下屬,而他所想要找尋的女子身影,卻杳然無蹤。

        正當沈一飛感到迷惑之時,在他的身後突然有一陣如銀鈴般清脆的嬌笑聲傳來,沈一飛驟聞此聲後便猛然地轉身一看。

        只見之前現身酒館外頭的美麗女子此刻正手持長劍佇立於自己身後。

        沈一飛見狀大感駭然,此女似鬼魅般無聲無息地立於自己身後而自己卻渾然不覺,光憑這點就足以看出女子的身法高明,已臻一流境界。

        沈一飛凝神望著眼前的女子暗忖道:「真棘手,這下遇到高手了。」

        這時微風吹拂著姬霜華那如雲的秀髮,她伸出那如羊脂般地纖纖玉指撥了撥長髮,其姿態令人不禁心動。

  其後她對著沈一飛嫣然笑道:「這位官爺,您是否在找尋奴家我?」

        沈一飛沉穩的問道:「姑娘,我們的馬匹中毒斃命一事,是否由妳所為?」

        姬霜華嬌笑道:「是呀!奴家若不把馬兒毒死,又怎能留得住各位官爺呢?」

         沈一飛明知遇見高手但仍舊神色不變地冷冷說道:「妳留住我們意欲何在?妳可得要知曉,若是刻意地阻攔公差辦公的話,那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可別拿妳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就在沈一飛說話的當下,其餘七名軍官已見到沈一飛與姬霜華的身影,當見著身影後,這七名軍官彷彿心有靈犀般地將身形一展,倏地欺進倆人所在之處的一丈開外,而當他們聽完倆人間的對話後便不假思索地紛紛將其繫於腰間的長刀給拔出。

        一時之間長刀出鞘的龍吟聲響此起彼落的充斥在姬霜華的耳際,一道無堅不摧的森寒刀陣霎時籠罩著姬霜華四周。

        周福手持長刀疾聲喝道:「大膽民女!妳可知我們有皇命在身嗎?找我們麻煩如同與天子為敵。」

        姬霜華美目一轉揚聲笑道:「哦,有皇命在身嘛!果真教我給猜對了,你們就是要護送《俠王遺卷》回京的吧!」

        姬霜華聲調之高,連酒館內都能聽到其說話聲。

        而當坐在酒館內的易風揚聽到《俠王遺卷》這四個字以後,渾身頓時有如遭電殛般地為之一震。

       「這不是在三十年前,名震江湖的一代俠王,常無蹤所遺留下來的珍貴圖卷嗎?」易風揚聞言幾乎要驚叫出聲來。

        常無蹤,一個武林中的傳奇,一個人們無法超越且給予神格化的絕世高手,話說在前朝的『應州大捷』中,他一人獨闖五萬大軍之中,且赤手空拳的在三十招內便將蒙古小王子其座下四大護法給擊斃,力懾整個戰場。

  此舉同時亦也激勵了武宗親自上陣殺敵之心,而在此戰獲勝之後,『常無蹤』自然便成了當時一片朝野最炙手可熱的討論對象。

  所以在武林中曾有著這麼一個說法:「失敗一詞自常無蹤出道後便從未在他的身上顯露過」,所以他同時亦也有著「不敗俠王」的別號。

        也有人說,若常無蹤還未退隱的話,武林中之便不會有三大宗師及五大勢力的存在了,更有人說,江湖的紛亂全因常無蹤的隱退而更趨熱烈。於是在江湖中便流傳了「俠王一現,天下一家」這麼一句傳言。

        然而,人們卻總會記得他人的顛峰之時,因此往往而忽略了一件事,那便是縱使常無蹤還在江湖中打滾的話,那也只不過是個年近九旬、氣衰力竭的尋常老翁罷了。

  話說當常無蹤在退隱江湖之時,將一生所獲得的珍奇異寶及稀世武學祕笈全藏在一處無人所知的神秘之處。但他怕自己的後人無法得知藏物之處,遂又將所藏之處給撰寫在一張羊皮紙卷上,而這張羊皮卷便是江湖中人欲爭相奪取的《俠王遺卷》了。

    易風揚心中一陣驚喜之下連忙起身靠在窗旁,一雙俊目則是緊盯著窗外的沈一飛等人。

  然而在酒館外的沈一飛等官員並不知酒館內還有一雙眼睛正在注視著他們。

        這時酒館外的女子與沈一飛等眾人依舊僵持不下。

       「什麼俠王遺卷不遺卷的!我們壓根兒就不知道這是啥鬼東西?」陳松首先打破了這沉默對峙的局面,只見他一晃手中的長刀昂然道。

       「本姑娘說有就是有!別再狡辯啦!」

        風情萬種的姬霜華頓時色變,她纖手按在其小柳腰上疾聲嬌叱道。

  這時的姬霜華簡直活像個母夜叉,哪還有半點大家閨秀的羞態。

  「我就說嘛,這嬌悍女可終於發威啦!哼,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要這兇婆娘轉性,恐怕只有等下輩子了。」易風揚見狀後,一挑劍眉淺笑低語道。

  「可是如果要是讓這兇婆娘知道我偷了她『朱雀壇』的金葉,我看這事可難處理了!我的太上爺爺,希望這事兒可別讓她知道啊!」

  念及此處,易風揚旋即一斂笑意,頓時將手湊上了腰間的小布袋上,眉頭深鎖地暗自祈禱道。

   「只是…她又怎會知道這《俠王遺卷》會被朝廷給運送?」

  「不過我倒也想好好瞧瞧這寶圖裡頭的玄機,這個常無蹤究竟隱藏著什麼稀世珍寶,委實教人好奇。」數個念頭如電光石火般地在易風揚的心中一閃而逝。

  「不過對我來說,最重要的莫過於他所遺留下來的武學祕笈,若能習得他的絕藝,嘿!獨步天下絕非難事。」

        念及此處,易風揚難掩興奮的微微輕顫,而他那對俊目頓時則是暴射出一道炙熱的精芒,這股象徵著貪婪的灼熱,霎時充斥著這對迷人的雙眼之中。

       「大膽刁民!竟敢對著朝廷命官出言不遜,本官非將妳給拿下不可!」

        面對姬霜華的蠻橫無禮,周福再也難抑其心中的怒火,暴喝聲中只見他手中銀芒一現,森寒的刀尖筆直地直取姬霜華的左臂。

       「這樣就發火啦,這麼沒耐性怎麼討姑娘的歡心,當心一輩子光棍。」嬌笑聲中,姬霜華掄起右手所持的長劍格檔。

       「鏘!」地一聲,一團鮮艷的火花四散,刀劍就這樣硬生生的相互交擊在一起。

        「哼!女娃兒還真有兩下子,可惜是個目無王法之人。」

        周福低吼聲中迅速抽刀,一抖手中長刀再度揚起數道銀芒襲向姬霜華,然而只見姬霜華蓮步輕挪,身形一晃便從周福的眼前消失無蹤。而攻勢落空的周福只覺得頸後有一道森寒之氣襲至。

       「什麼叫王法?在這兒本姑娘才是王法。」

        姬霜華如鬼魅般地悄然掠至周福身後,將手中的長劍抵住其後頸嬌笑道。

        姬霜華那清脆悅耳的嬌笑聲中,則是帶有幾分勝利感。

待續  

第五回  皇城高手

 

如欲引用本文,請注明文章來源:三國小宇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靈羽 的頭像
靈羽

三國小宇宙

靈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凌雲江海清
  • 你的圖都畫的不錯說
  • 感謝您的讚賞
    不過有點諷刺的是,我是寫作出生的
    這繪畫只是夢得的副屬技能XD~~
    夢得祝您新春愉快喔^^

    靈羽 於 2013/02/11 13:54 回覆

  • 姬蝶
  • 有才華的文人~~
    happy new year
  • 感謝姬蝶妳的稱讚
    妳的一推,就是夢得最大的動力喔
    〈金牛座的我講求『實際』= =+〉
    也祝妳新春愉快喔^^

    靈羽 於 2013/02/11 13:17 回覆

  • monicagoetz
  • 看出趣味來了!!加油
  • 終於遇著伯樂了〈泣...〉
    也感謝妳的打氣喔^^

    靈羽 於 2013/02/15 16:31 回覆

  • 欣悅
  • 新年快樂~^,^~

    寫小說還要會畫圖 真不簡單
    朱雀壇是蛇抹東東阿(((:想是奇珍異寶
  • 新年快樂^^〈都開工了XD~~〉
    畫畫漫畫是我的小興趣
    至於朱雀壇...
    那就從頭給他繼續地看下去XD~~

    靈羽 於 2013/02/17 23:05 回覆

  • greamo
  • 我來不及看到前面的文章,所以先看畫:p

    我喜歡這個畫中人物的姿勢>"<
    肌肉正在蓄力的感覺很棒,大衛像肌肉脹滿的感覺最美,這張圖也是:P

    感謝分享好圖和好文~~~新年快樂!
  • 晚安喔^^文章可慢慢看
    〈反正我更新的很慢XD~~〉
    這姿勢是我取某男模為範本所畫
    〈要我憑空畫出,有些難度><〉
    若與你繪畫的創造力相比
    夢得還差稍嫌遜色了些= =

    靈羽 於 2013/02/17 23:17 回覆